南江县股票配资

秦皇岛股票配资

半年已过,造车新势力都还剩哪些玩家?

QBMzwHjGY

伴随着上半年的加速淘汰,造车新势力内部正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进行分化。从2020年上半年造车新势力们相继被曝出的一系列“暴雷”事件,就足以看出,经济下行带来的一系列多米诺骨牌效应正在严重影响并弱化造车新势力们的自我造血能力和抗压能力。资金,成为了最有希望的生门,但同时,也是最大的死门。

尾部战队集体深陷资金泥沼

不得不承认,伴随着资本风口的退却以及资本市场逐渐理性谨慎,讲故事的PPT已经难以打动投资人。曾有业内人士表示,造车新势力在能够自负盈亏之前,资本的支持至关重要,一旦资金链断裂,面临的基本只有倒闭一条路。

因此,当突然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叠加持续触底的低迷车市,众多造车新势力的量产交付节奏以及融资进展被打乱,庞大的资金缺口也进一步催化了尾部新势力的淘汰。今年以来,受困于钱荒,造车新势力中欠薪维权、内部举报、股东隔空“讨伐”、董事长被刑事立案等一出出大戏更是轮番上演,而戏中主角拜腾、赛麟以及博郡等新势力已经在上半年率先倒下。

具体来看,因为C轮融资迟迟无果,距离量产仅差临门一脚的拜腾被迫按下暂停键。自7月1日起暂停公司在中国内地的业务运营,为拜腾线上配资 上半年被爆出的一系列欠薪关厂、员工维权问题划上了句号。博郡线上配资 方面,同样因为资金链断裂,拖欠员工薪资和供应商货款,导致供应商断供,整车项目被迫停摆,最终宣告退出造车。赛麟创始人则远遁美国,公司被投资地法院查封,留给国资股东一地鸡毛。

秦皇岛股票配资可以说,在今年上半年,这三家造车新势力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被业内普遍认为是造车新势力加速生死淘汰的信号。但放眼到整个线上配资 产业格局来看,他们只是造车新势力们抗压体系羸弱的一个缩影。

不止于这三家新势力,今年3月,绿驰线上配资 还完成了股权变更,河南国投以20.2亿元左右出资金额持有绿驰线上配资 60%股权,此举也被视为是绿驰为纾解资金困境而做出的一次抄底行为。此外,立志要做中国最高端电动跑车的前途线上配资 也深陷欠薪旋涡。今年5月,因未按照国家规定及时足额员工薪资报酬,前途线上配资 还被苏州高新区人社局行政处罚,要求支付员工劳动报酬约1076万元,加付赔偿金约538万元。

头部阵营时刻警惕

事实上,经过了2019年的淘汰之后,现在还能继续经营交付的造车新势力已经不多了。今年以来,在资金压力重负下,停留在量产门外的尾部新势力“未战先败”,与此同时,头部阵营也在苦苦挣扎。

秦皇岛股票配资即使是头部阵营中的佼佼者,截至目前蔚来也尚未能够自负盈亏。根据蔚来线上配资 一季度财报显示,蔚来一季度总收入为人民币13.72亿元,同比上年同期下降15.9%。毛利率为负12.2%,同比上年有所收窄。据蔚来在财报中表示,公司经营亏损且负资产。

秦皇岛股票配资不过好在,作为今年上半年唯一一家实现融资落地的造车新势力,今年4月,蔚来宣布与合肥国资战略投资者签订最终协议。根据协议,战略投资者将向蔚来中国投资70亿元。6月29日,蔚来宣布蔚来中国已经基本完成两期注资,累计已收到投资者48亿元投资。

这也就是说,短时间内蔚来暂无资金压力,但在70亿花光之前,蔚来毛利率能否转正仍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毕竟大洋彼岸的特斯拉也是在上市后的第八年才首次盈利。

落实到市场表现方面,今年以来蔚来已经累计完成交付14169台。威马线上配资 同样逆势增长,6月销量达2028辆,环比增幅达34.9%。小鹏线上配资 虽还未发布具体数据,但也在今年上半年发布了全新车型小鹏P7,并于近日开启了大规模交付。

秦皇岛股票配资目前,业内已经普遍认为造车新势力已经形成了WWP格局,即以蔚来、威马和小鹏为首。但这个格局似乎也在迎来新的挑战者,截至今年5月,仅有一款车型在售的理想线上配资 就超越了威马和小鹏,以前五月累计销售7775辆的成绩位居蔚来线上配资 之后。

秦皇岛股票配资可以说,即使是蔚来,也不能小觑这一股新势力。伴随着淘汰赛开启加速,如何在优胜劣汰中生存下来,也仍然是头部阵营所需要思考的重要命题。

对于消费市场来说,造车新势力虽然已经不再陌生,但对于拥有百年历史的线上配资 产业来说,入局仅有四年多时间的新势力仍然是市场的新兵。

秦皇岛股票配资虽然其领导者、创始人们的互联网造车思维成功在行业掀起了一阵飓风,但是当更大的市场风暴席卷而来,首先吹散的必然是经验技术都尚为浅薄的造车新势力。无论是尾部势力还是头部阵营,若不能适应车市生存法则,自然也将黯然出局。

秦皇岛股票配资下半年,造车新势力中还有哪些玩家能够让游戏继续,也值得期待!


http://www.stj888.com/
今日网上配资
佳荣网配开户配资平台聚赢盘网上股票配资股票配资平台大牛证券平台盟牛配资锦盈多金牛配资巨丰投顾股票网